你的浏览器OUT了o(╯□╰)o,想更好的浏览网站,请升级你的浏览器: IE8+ Chrome Firefox

火化师每天看尽生死身边是900度高温吃的是咸菜喝的是冰水

发表时间:2023-12-20 03:38:57 来源:行业新闻

  在温州工作的施俊,是朋友们眼中的异类、傻子,甚至曾经亲密的朋友,如今对他也唯恐避之不及。

  就连施俊的一些亲戚都不愿和他有过多的走动,一些聚会、宴席也不愿让施俊参加。

  每天早上6点,施俊会准时来到自己的工作单位——温州市殡仪馆,几乎每天迎接施俊的都是逝者家属们的痛哭声,而在夜幕降临之后,施俊又会在家属的痛哭声中疲惫地离去。

  相对于心理上的压力,身体上的压力也并不轻松,每天都要站在高温的火化车间重复着同样的工作。

  其实早在3年之前,施俊曾有一份相对体面的工作,作为外贸企业的外贸员,施俊不仅薪水优厚,而且工作环境也比火葬场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那么施俊为何要放弃优越的工作,来到这里从事又脏又累还令人“嫌弃”的火化师工作呢?这和他的父亲有很大关系。

  施俊的父亲曾是火葬场的汽车维修员,由于父亲的关系,施俊小时候就经常出入火葬场,对这里有一份特殊的感情。

  在父亲的影响下,施俊很小就了解“死”这个字意味着什么,也知道那一个个高温铁箱意味着什么。

  小小年纪的施俊并没有对“死亡”“遗体”“骨灰”这样的词语产生恐惧,反而是多了几分敬畏之心。

  后来施俊如愿考上了大学,并且在大学里交了一个女朋友,毕业之后,施俊进入了一家不错的外贸公司,凭借着自己的努力,施俊很快在这里站稳了脚跟。

  之后,施俊和女友进入婚姻的殿堂,同时他的工作也开始步入正轨,连年获得企业的销售冠军。

  在外贸企业工作的几年中,施俊几乎每年都是销冠,对这个前途无量的小伙子,单位的领导都非常喜欢。

  这个时候的施俊在外人看来已然是个成功人士了,一份有前途的事业,一个温柔贤惠的妻子,还有听话懂事的孩子。

  但是施俊却不这样认为,连年的销冠让施俊觉得这份工作没有了挑战性,这让他对工作失去了激情,他厌倦了。

  由于小时候与殡葬行业的渊源,让施俊对这个行业有着格外的关注,再加上经常在网上看到一些人对这个行业的偏见与鄙夷,让施俊心里很不舒服。

  他突然萌生了一种想要跳槽到殡葬行业的念头:你们都说这个行业不好,我就偏要进这个行业。

  这样的念头一旦产生,就像夏天的狗尾巴草一样,撩拨得人心痒痒的,再也无法专心做任何事。

  对于勤勤恳恳工作8年的施俊,领导虽有万般不舍,但是还是选尊重施俊的选择。

  就这样,施俊从许多人羡慕的外贸企业辞职了,在同事们不理解的目光中离开了。

  最后,施俊还是说服了妻子,也得到了父母的理解,报上自己的姓名去参加了事业单位公开的招聘考试。

  令他没想到的是,一同参加考试的人还不少呢,其中有相当一部分还是刚毕业的大学生。

  然而,火化师的工作却远没有他想象的那么轻松,每天早上6点来到单位之后,施俊就要开始忙碌。

  由于火化厂车间的温度非常高,往往都在40度以上,夏天的时候更是接近60度,所以仅仅一个换工作服的过程,施俊就出了一身的汗。

  当一具尸体被推到火化间之后,施俊需要仔细核对逝者的信息,然后缓缓地抬起纸棺,将逝者请进火化炉。

  这个过程不仅要认真仔细,还要动作轻缓,这不仅是为了对逝者家属负责,也是对逝者的尊重。

  送进火化炉之后,施俊还不能离开,而是要站在火化炉的旁边,时刻观察炉里的情况。

  此外,根据逝者的年龄、体重等状况,还要时刻调节炉内的风压、火力、含氧量等,不仅要燃烧彻底,还要尽可能的避免发黑。

  这个过程,对于火化师的身体健康情况也是极大地考验,因为火炉内的温度往往高达几百度,最高的时候甚至高达九百多度。

  早些年,火化师往往需要在火化的过程中对逝者做一些“不尊重”的操作,这些操作不仅增加了火化师的工作量,通常也不被逝者家属理解,甚至还会产生矛盾。

  尤其是在刚推行火葬的时候,许多人对火化有着很深的误解和偏见,火化的时候,家属可以在观察厅看到火化炉里的情况。

  当遇到逝者火化时突然坐起来,甚至嘴巴张开的情况,许多家属不能理解,说这是逝者不愿意接受火化的表现,更有甚者觉得火化师对逝者的不尊重,在殡仪馆大吵大闹。

  当时最让家属不能接受的就是火化师需要在逝者的肚子上扎几个洞,在他们看来这是对逝者极大的不尊重。

  其实在逝者的肚子上扎洞仅仅是为了避免在火化的时候,腹腔内的气体压力过大,发生爆炸。

  好在随着火化设备的升级,如今施俊和他的同事们并不是特别需要再进行手动“翻身”之类的操作,即便如此,他们也需要一刻不停地守在火化炉前,随时掌握火化炉里的情况。

  往往一位火化师每天就要喝掉四到五升的冰水,因为温度太高,出汗量大,但是他们每天喝这么多水,却很少上厕所。

  出汗量大也会影响火化师的口味,因为大量的出汗,身体会流失许多盐分,身体缺失盐分严重的话会引起恶心、呕吐、四肢无力、甚至休克等症状。

  所以火化师需要大量地补充盐分,许多火化师都喜欢吃咸菜,这样补充盐分快捷而有效,随着而来的就是口味会慢慢的重,而过量摄取盐分,对人的身体并不好。

  每个逝者的火化时间大概在30分钟到50分钟之间,火化完成之后,等待着施俊和同事们的还有更加艰巨的任务。

  通常从火化结束到纳骨只有短短十分钟的冷却时间,这么短的时间火化炉根本不能完全冷却下来。

  为了不耽误下一位逝者的火化,施俊和同事们需要冒着高温收集逝者的骨灰,即便是戴上厚厚的手套,也还是会被烫伤,甚至手臂上的汗毛都会被烧掉,脸也会被烤得通红。

  这种高温下的高强度工作,施俊每天需要工作10个小时之后,有些时候施俊回到家中,妻子和孩子已经睡着了。

  在做火化师短短两年的时间里,施俊就累计服务了四千多位逝者,虽然工作又脏又累,但每当家属手捧着骨灰,对施俊说谢谢的时候,施俊都会感觉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

  如果是产科医生和助产士是人生的第一站,那么火化师就是人生的最后一站,是他们让无数逝者体面地离去。

  但是遗憾的是,像施俊这样的火化师在生活中并不被人理解,甚至在日常生活中,他们这些人还会处处受到排挤,“晦气”“倒霉”这样的词语也常常伴随着他们,令他们有苦难言。

  施俊最大的愿望就是殡葬行业的从业人员能获得公众的认可和尊重,他希望将来自己的孩子能够骄傲地对大家说:“我爸爸是一名遗体火化师。”

  其实这种情况也在悄悄地改变,进入殡葬行业的年轻人也慢慢变得多,甚至一些零零后的大学生也加入到了殡葬行业。

  不仅是男性,就连一些年轻的女性也开始步入殡仪行业,在北京的八宝山就有四位年轻的女火化师,她们的平均岁数还不足24岁,年龄最大的也只有27岁,还有一个是零零后。

  这其实从侧面也反映了大众对殡葬这个特殊行业的观念在一点点地转变,从偏见到理解,从嫌弃到接受,路还长,但要坚信有终点。

  殡葬文化就是生命文化,殡葬文化体现的是对生命的尊重,在国内已经有多所高校开设了殡葬专业,旨在培养有高度专业素养的殡葬从业者,为人们站好人生的最后一班岗。

  《温州商报》2021-12-15《90后殡葬人施俊:从外贸销售冠军“跨界”成为遗体火化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