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浏览器OUT了o(╯□╰)o,想更好的浏览网站,请升级你的浏览器: IE8+ Chrome Firefox

60多年前打破“卡脖子”技能的人

发表时间:2024-03-06 21:21:13 来源:新闻动态

  开栏语:100年前的1922年,余国琮、高景德、王补宣、陈家镛等20位我国科学院院士诞生在了祖国大地。回望百年,从科学救国到科教兴国,他们以勇于创新的科学精力、谨慎务实的治学风仪和淡泊名利的人生态度,成为启迪后人的典范。

  本报从今天起推出“科学人生光耀百年”栏目,带您走近百岁院士的人生进程,叙述他们求真务实、科技报国的感人故事,展示他们开拓进取、潜心研讨的科学精力。

  28岁那年,他的姓名被列入美国科学家名录。短短几个月后,他历经艰苦,曲折回到了自己的祖国。37岁那年,周恩来总理紧紧握着他的手,嘱托处理那个“卡咱们脖子”的问题。终究他不负众望,开发出了被沿用至今的关键技能,为新我国核技能起步和“两弹一星”的打破作出了重要贡献。

  他便是我国科学院院士、闻名化工专家、天津大学教授余国琮。4月6日,余国琮因病医治无效,在天津去世,享年100岁。

  1922年11月18日,余国琮出生于广州西关一个普一般通的家庭。抗日战争时期,余国琮的两个哥哥在避祸中遭受轰炸,一个不幸身亡,一个身负重伤。亲眼目睹富贵、温馨的故园转眼倾覆,年仅16岁的余国琮饱尝了国仇家恨。

  一家人曲折到香港,余国琮从香港考上了西南联大。浊世硝烟,这儿放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轰炸机一来,师生们就纷繁“跑警报”。但这儿恰能盛放许许多多有志青年的才调和热血。余国琮接受了全面体系的化学理论教育,为后来的路途奠定了根底。

  1943年末,余国琮考上了美国密歇根大学。自此,他开端锋芒毕露。导师库尔教授欣赏他,支撑他留校任教,辅导他在学术刊物上宣布了6篇论文。他们提出的“余库”方程长时间被专著、手册选用。

  年仅28岁,余国琮的姓名就被列入了美国科学家名录。库尔教授无比倚重、信任他,把家里的钥匙也交给他一把。在美国,余国琮的人生将是可预见的春风得意。

  可是,很多人不知道,余国琮还担任着留美我国科学作业者协会的首届理事,而这是一个发动留学生回国参加新我国建造的安排。

  1950年8月,余国琮向匹兹堡大学“请假一个月”,宣称要回香港探望母亲。其时香港仍是英国属地,他办了一个英国的签证,一同也办了一个重返美国的签证,奇妙避开了当局置疑。没有人发现他的实在目的,唯独当他打电话向库尔教授离别时,从恩师的声响里听出了一丝哆嗦。

  早在余国琮回国前,就有一个位子等着他。一位友人早就告知他:唐山工学院开办了化工系,急需师资。因而,虽然上海交通大学、北京大学纷繁向他递来橄榄枝,他仍是义无反顾地来到了“一穷二白”的唐山工学院化工系。

  余国琮不只自己来,还发动了5位“海归”学者、2位国内教师一同来搞建造。他在化工系建立了一个化学试验基地。1952年夏,全国高校院系调整,唐山工学院化工系并入天津大学,余国琮也被调进天津大学化工系。就在这看似平平无奇乃至有些粗陋的当地,他人生最华彩的一页悄然敞开。

  其时,我国炼油工业刚刚起步,其间一个最重要的根底环节叫蒸馏(现称精馏)。余国琮敏锐地意识到这一工业对国家的重大意义,就开端了相关范畴的科研攻关。

  在他的辅导下,1954年天津大学化工系建立了我国第一套大型塔板试验设备。1956年,余国琮编撰的论文《关于蒸馏塔内液体活动阻力的研讨》引起原化工部的留意,被约请参加精馏塔标准化的大型试验研讨。天津大学的“蒸馏”科研也被列入“十二年科技规划”。

  1959年5月28日,余国琮的试验室迎来了一位贵客。周恩来总理来到天津大学观察,要点调查了余国琮地点的重水浓缩研讨试验室。他紧紧抓住余国琮的手,嘱托他处理那个“卡咱们脖子”的问题。

  重水是由氘和氧组成的化合物,也称为氧化氘。乍看上去,重水跟一般的水十分类似,但它在原子能技能中有很重要的使用空间。制作核武器,就需要重水做核反应堆的减速剂。

  余国琮任务在肩,英勇攻关,总算提取出了纯度高达99.9%的重水,处理了新我国核技能起步阶段的当务之急,为“两弹一星”的成功作出了重要贡献。他开发的浓缩重水的“两塔法”技能作为我国仅有的重水自主出产技能,一向被沿用至今。

  余国琮不只打破了“卡脖子”的技能,还展开了一支名贵的技能人才队伍。他和搭档建立的安稳同位素专门化专业,培养了4届40余名毕业生。

  余国琮协助大庆油田解困的故事,不失为一段佳线年代初,大庆油田斥资从美国引入一套先进的负压闪蒸原油安稳设备。假如运转顺畅,这套设备一年可发明赢利50亿元。可是,设备投产后,轻烃回收率一向达不到出产标准要求,美国公司副总裁带着专家来调试了两个月,处理不了问题,爽性补偿一部分钱完事。可是,大庆人看着急啊,设备一天不能正常运转,巨大的经济效益就丢失一天。总算,他们景仰请来了余国琮团队。

  余国琮带着帮手王世昌等人赶赴现场,对设备中的一些结构能够进行了修正,对一些运转参数进行了调整。成果轻烃回收率不只到达原规划目标,还超过了预期;一同设备的全体功能得到了明显改进。整个大庆油田都为之轰动!

  余国琮在绵长的学术生计中,为我国化工作业立下了赫赫之功。他凭仗丰盛的研讨成果,打造了世界上展开精馏根底研讨最为深化的学术组织之一,促成了为期近十年的中英协作研讨。在他研讨成果的根底上,衍生了一系列使用技能,在我国化工、石油化学工业、炼油以及空分等大型流程工业范畴得到了广泛使用。

  进入耄耋之年后,余国琮仍然不落征帆,持续耕耘在科教园地,80多岁仍站在讲台上授课,90多岁还伏案作业。他这一生,绵长、充分,而得其所哉。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