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浏览器OUT了o(╯□╰)o,想更好的浏览网站,请升级你的浏览器: IE8+ Chrome Firefox

60多年前那个突破“卡脖子”技术的人|缅怀余国琮院士

发表时间:2024-03-06 21:21:21 来源:新闻动态

  37岁那年,周恩来总理紧紧握着他的手,嘱托解决那个“卡我们脖子”的问题。

  最终他不负众望,开发出了被沿用至今的关键技术,为新中国核技术起步和“两弹一星”的突破作出了重要贡献。

  他就是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化工专家、天津大学教授余国琮。据光明日报报道,余国琮院士因病医治无效,于2022年4月6日在天津逝世,享年100岁。

  1937年,日寇入侵广东,14个月后广州沦陷。余国琮的两个哥哥在逃难中遭遇轰炸,一个不幸身亡,一个遭受重伤。亲眼目睹繁华温馨的故园转瞬倾覆,年仅16的余国琮饱尝了国仇家恨。

  乱世硝烟,这里放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轰炸机一来,师生们就纷纷“跑警报”。但这里却恰能盛放许许多多有志青年的才华和热血,在这里,余国琮接受了全面系统的化学理论教育,为后来的道路奠定了基础。

  1943年底,国民政府教育部举办了第一届自费留学考试,余国琮借此机会,考上了美国密歇根大学。

  自此,余国琮开始崭露头角。导师库尔教授赏识他,支持他留校任教,指导他在学术刊物上发表了6篇论文。他们提出的“余库”方程长期被专著、手册采用。

  库尔教授无比倚重、信赖他,把家里的钥匙也交给他一把。在美国,余国琮的人生将是可预见的春风得意。

  然而很多人不知道,他还担任着留美中国科学工作者协会的首届理事,而这是一个动员留学生回国参与新中国建设的组织。

  1950年8月,余国琮向匹兹堡大学“请假一个月”,声称要回香港探望母亲。当时香港仍是英国属地,余国琮办了一个英国的签证,同时还办了一个重返美国的签证,巧妙避开了当局怀疑。

  没有人发现他的真实意图,唯独当他打电话向库尔教授告别时,从恩师的声音里,听出了一丝颤抖。

  因此,尽管上海交通大学、北京大学也纷纷向他递来橄榄枝,余国琮还是义无反顾地来到了“一穷二白”的唐山工学院化工系。

  他不仅自己来,还动员了5名“海归”学者、2位国内老师一起来搞建设。在化工系建立了一个化学实验基地。

  1952年夏,全国高校院系调整,唐山工学院化工系并入天津大学,余国琮也被调进天津大学化工系。就在这里,在这看似平平无奇甚至有些简陋的地方,他人生最华彩的一页悄然开启了。

  当时,我国炼油工业刚刚起步,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基础叫蒸馏(现称精馏)。余国琮敏锐地意识到这一产业对国家的重大意义,就开始了相关领域的科研攻关。

  在他的指导下,1954年天津大学化工系建立了我国第一套大型塔板实验装置。1956年,余国琮撰写的论文《关于蒸馏塔内液体流动阻力的研究》引起化工部的注意,被邀请参与精馏塔标准化的大型实验研究。天津大学的“蒸馏”科研也被列入《十二年科技规划》之中。

  周恩来总理来到天津大学视察,重点考察了余国琮所在的重水浓缩研究实验室。他紧紧握起余国琮的手:“我听说你们在重水研究方面很有成绩,我等着你们的消息。现在有人要卡我们的脖子,不让我们的反应堆运作。我们肯定要争一口气,不能使我们这个反应堆停下来!”

  重水是由氘和氧组成的化合物,也称为氧化氘。乍看上去,重水跟普通的水非常相似,但它在原子能技术中有很重要的应用空间。制造核武器,就需要用重水来做核反应堆的减速剂。

  余国琮使命在心,奋勇攻关,终于提取出了纯度高达99.9%的重水,解决了新中国核技术起步阶段的燃眉之急,为“两弹一星”的成功作出了重要贡献。他开发的浓缩重水的“两塔法”技术作为我国唯一的重水自主生产技术,一直被沿用至今。

  余国琮不仅突破了“卡脖子”的技术,还发展出一支宝贵的技术人才队伍。他和同事成立的“稳定同位素专门化”专业,培养了四届40余名毕业生。

  余国琮帮助大庆油田解困的故事,也不失为一段佳线年代初,大庆油田斥资从美国引进一套先进的负压闪蒸原油稳定装置。如果运行顺利,这套装置一年可创利润50亿元。

  然而,装置投产后,轻烃回收率一直达不到生产规格要求,美国公司副总裁带着专家来,调试了2个月,解决不了问题。最后干脆赔偿了一部分钱了事。

  但是大庆人看着急啊!装置一天不能正常运行,就在流失着巨大的经济效益。终于,他们慕名请来了余国琮团队。

  余国琮带着助手王世昌等人赶赴现场,对装置中的一些结构可以进行了修改,对一些运行参数进行了调整。结果,轻烃回收率不仅达到原设计指标,还超过了预期。同时装置的整体性能也得到了显著改善。

  他的丰硕研究成果,成就了世界上开展精馏基础研究最为深入的学术机构之一,促成了为期近十年的中英合作研究。

  在他的研究成果基础上,催生了一系列应用技术,在我国化工、石油化学工业、炼油以及空分等大型流程工业中得到了广泛和成功的应用。

  进入耄耋高龄后,余国琮依然不落征帆,继续耕耘在科教园地。80多岁仍站在讲台上授课,90多岁仍然伏案工作。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只是出于传递信息的需要,并不代表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别的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若不希望被转载或者可以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Agronomy:武汉大学朱玉贤院士、何光存教授与李绍清教授联合主持“纪念朱英国院士专题特刊”│MDPI 特刊征稿

  北京大学陆林院士团队:针对新冠疫苗接种初期的接种意愿进行大规模普通人群调查并给出促进建议 MDPI Vaccines

  FOP 期刊动态:《物理学前沿》(Frontiers of Physics)编委会调整,院士顾问、主编、副主编名单公布

  Remote Sensing:院士文章精选 (二) MDPI 编辑荐读

  向仲怀院士文章:桑树菌核病抗病品种和感病品种的内生真菌微生物群落的季节特征 MDPI Microorganisms

  唐本忠院士团队:聚集诱导发光材料研究热点介绍——让癌细胞“见光死” MDPI Molecules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