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浏览器OUT了o(╯□╰)o,想更好的浏览网站,请升级你的浏览器: IE8+ Chrome Firefox

北大红楼:马克思主义的火种由此传遍中国大地

发表时间:2023-12-14 18:56:44 来源:新闻动态

  2021年6月25日,在庆祝中国成立100周年之际,习带领中央政治局同志来到北大红楼,参观“光辉伟业红色序章——北大红楼与中国早期北京革命活动主题展”,重温李大钊、陈独秀等开展革命活动、推动马克思主义在中国早期传播、酝酿和筹建中国等革命历史。习指出:“北大红楼同建党紧密相关,北大是新文化运动的中心和五四运动的策源地,最早在我国传播马克思主义思想,也是我们党在北京早期革命活动的历史见证地,在建党过程中具备极其重大地位。”

  在此之前,习就曾多次提到北京大学的革命传统。2014年5月4日和2018年5月2日,他两次到北大考察,强调:北京大学是中国最早传播和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地方,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和中国的成立作出了重要贡献。“中国的主要创始人和一些早期著名活动家,正是在北大工作或学习期间开始阅读马克思主义著作、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并推动了中国的建立。”这一段光荣的历史,就发生在北大红楼。

  北大红楼坐落于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29号,因以红砖砌筑、红瓦铺顶而得名。这是一座砖木结构的“凹”字形建筑,加半地下室一共五层,总占地面积达2140平方米,共有房间263间。红楼始建于1916年,原计划用作北大预科学生宿舍。1917年北京大学扩招后,蔡元培校长认为扩充教学场所为当务之急,遂于1918年将红楼改作教学楼,初定为文科教室、研究所、图书馆及部分机关所在地,称为“北大第一院”。一直到1952年前,红楼都是北大最主要的校舍和标志性建筑。近代中国命运的走向与这座建筑有着紧密的关联,若干重大历史事件和许多名人学者都在此留下了光辉的印迹。

  红楼是新文化运动的策源地。北京大学建立了新潮社、哲学研究会、新闻学研究会等一大批进步社团,而红楼是这些社团最重要的活动场所。《新青年》的同仁们常在此集会,鲁迅、胡适、刘半农、钱玄同等相继在《新青年》上发表了多篇具备极其重大历史意义的文章。1918年,陈独秀、李大钊等在北大红楼创办《每周评论》,“主张公理、反对强权”,和《新青年》杂志互为补充。这些新文化运动中的进步刊物就是由设在红楼地下室的印刷厂印刷出版,民主和科学的旗帜在这座建筑中升起。

  红楼是爱国运动的见证地。1919年,巴黎和会上中国外交失败的消息传来,举国激愤,北大爱国学生聚在红楼,彻夜未眠,起草了《北京全体学界通告》,用白床单、竹竿等赶制了大大小小的旗帜,从红楼后的操场集结出发,在全国率先喊响“外争主权、内除国贼”的口号,掀起了一场彻底反帝反封建的伟大爱国革命运动。此后的“一二·九”运动和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的历次北京学生爱国运动,都与红楼有密切关系。

  红楼是中国最早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场所。1918年,李大钊任北京大学图书馆主任、教授,在他的带领下,马克思主义的火种由红楼传遍中国大地。李大钊到任后,开始着力收集有关马克思学说和俄国十月革命的著作。他同邓中夏等多次商议后,在北大红楼成立了马克思学说研究会,这是中国最早学习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团体。1920年,李大钊率先在红楼开设“唯物史观”“社会主义与社会运动”及“工人的国际运动与社会主义的将来”等马克思主义理论课或讲座,当时的讲义、试卷保存至今。

  红楼是中国早期北京革命活动旧址。1920年10月,中国早期组织“小组”在北大红楼图书馆主任室成立,李大钊任书记,同年11月改名为“北京支部”。这是北京第一个早期组织。李大钊从自己每月120元薪俸中捐出80元,作为活动经费。红楼是中国早期创始人孕育革命思想之地。一大召开之际全国共有党员50多人,其中大部分都在北大红楼工作或学习过,曾得到李大钊、陈独秀等人直接或间接的教导。青年于1918至1920年间两次来京,都曾在北大红楼活动。在此期间,他接受和研究马克思主义,并最终确立了马克思主义的信仰。他后来曾对斯诺回忆说:“我在李大钊手下在国立北京大学当图书馆助理员的时候,就迅速地朝着马克思主义的方向发展。”还明确说:“到了1920年夏天,在理论上,而且在某一些程度的行动上,我已成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了,而且从此我也觉得自身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了。”在李大钊等人的影响下,一批爱国进步青年在红楼的思想激荡中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确立了革命信仰。

  “星火燎大原,滥觞成瀛海。红楼弦歌处,毛李笔砚在。”回眸历史,红楼飞雪,一时英杰,这座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建筑见证了中华民族的觉醒年代。

  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后,北京大学迁往西郊燕园,红楼一度成为国家文物局办公楼。1961年3月,北大红楼被公布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2年,红楼恢复了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的场景,建立了北京新文化运动纪念馆,正式向公众开放。2021年,在中国成立100周年之际,“光辉伟业红色序章——北大红楼与中国早期北京革命活动主题展”在北大红楼正式开展,并以之为馆址成立了中国早期北京革命活动纪念馆。

  如今的北大红楼,已成为党史学习教育的实景课堂,新党员们在鲜红的党旗前庄严宣誓,青少年学生在这里沉浸式接受爱国主义教育,来自全国各地的游人在这里重温党的光辉历史,感悟伟大建党精神。北大红楼作为全国红色文化地标,正有效发挥着社会教育功能,充分彰显全新的时代感召力。

  孕育革命火种的北大红楼,历经百余年风雨而巍然挺立,并因其承载的精神价值而永葆青春,红色基因将跨越时空、代代相传。

  我国始终主动实行扩大进口的战略和政策,连续举办进口博览会,倡导开放合作,与既往的贸易保护理论和政策主张存在根本差异,为维护开放的世界经济注入了强大动力。

  面向未来,要逐步扩大“朋友圈”,绘制好“工笔画”,对接好“硬联通”与“软联通”,秉持包容、合作、共赢的原则,为实现民族复兴和推进全人类的福祉而努力奋斗。

  文化交流很重要,我们在讲“一带一路”的时候,也需要讲“共建国家”给我们大家带来的好处。其实我们面临着如何正确对待自己的问题,“一带一路”不是单方面的施与,而是双向的或多向的互利。

  我们必须要全面把握东北向北开放的历史使命,通过推动东北亚次区域、国别合作,破解东北亚各国战略意图和利益不同、战略互信缺失的困境。

  2022年我国数字化的经济规模达50.2万亿元,总量稳居世界第二,同比名义增长10.3%,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提升至41.5%,数字化的经济成为中国稳增长促转型的重要引擎。

  坚持以习法治思想和总体国家安全观为指导,精准把握完善国家安全法治体系的时代内涵和实现路径,是新时代新征程把中国特色国家安全法治建设推向前进的必由之路。

  习进一步推进马克思主义基础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同中华优良历史传统文化相结合,创造性回答了关系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重大问题,形成一系列原创性理论成果。

  深刻的理论来源于人民大众的实践,只有不断拓展理论的深度和广度,用“大众话语”说清“理论话语”,理论才能真正变成人民群众手中的尖锐武器。

  “千万工程”把村庄整治与发展经济结合起来,以乡村经营为抓手,持续打通“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转化通道,将生态红利变为民生福利。

  区域国别学是典型的交叉学科,只有从不同学科视角贡献知识增量,通过融合、碰撞和创新,才能最终形成学科共识。

  我们仍需抢抓“十四五”应对窗口期,战略上保持定力,战术上灵活机动。在强化养老、托幼、家庭支持政策基础上,逐步优化房地产市场调控。

  中国正在打破西方对现代化标准垄断,探索出一条不同于西方的社会主义现代化新路,创造属于自身个人的发展经验,为现代化理论作出重要贡献。

  人是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全要素投入中最具活力、最具创造性、最具能动性的要素,人的全面发展和人口高水平质量的发展是经济社会可持续的内在要求。

  五个坚持明确了现代化产业体系建设中处理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产业高质量发展与转型升级、一二三次产业体系、传统产业与新兴起的产业、国内与国际间关系的重大原则,是建设现代化产业体系的行动指南。

  统筹粮食安全与活化乡村经济是未来农业农村发展面临的重大课题,亟待通过深化耕地保护模式的创新,探索面向多元价值诉求的耕地保护新途径。

  在稳经济政策措施的持续发力下,无论是需求还是供给都处在逐步恢复中。鉴于需求不足是一个时期以来影响经济运行的明显制约因素,因此需求改善较之供给改善更能有利于经济运行。

  通过建构共同体记忆和一定的情感叙事策略,彰显出我们党对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历史经验和新时代新征程的新赶考之路具有坚定的历史自信。

  十年来的网络立法,涵盖数字中国、数字社会、数字政府等所有的领域,辐射企业、社会组织、个体等各类主体。网络立法的进程与网络深度嵌入经济社会生活的步履同频共振。

  平台经济在推动高水平质量的发展、创造就业、拓展消费市场、创新生产模式、国际竞争中大有作为。平台经济是数字化的经济的典型业态,是引领经济稳步的增长和推动社会持续健康发展的新引擎。

  中国特色第三次分配是在道德力量、文化因素、价值追求等因素的综合影响下,实现社会财富资源在劳动人民各阶层、社会各主体之间,由盈余方向短缺方流动或盈余方与短缺方共享的资源配置活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