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浏览器OUT了o(╯□╰)o,想更好的浏览网站,请升级你的浏览器: IE8+ Chrome Firefox

圆青春创业梦想 抒报效祖国情怀——青年归国人才扎根天津开发区创业纪实

发表时间:2024-01-07 05:04:21 来源:新闻动态

  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留学人才“归国潮”正扑面而来,2016年留学归国人数更创新高。一批青年归国人才选择天津开发区扎根创业,怀揣理想与信念,努力实现报效祖国与个人发展相结合的“中国梦”。

  “我希望把所学知识和理念带回国内,研发生产出优质的疫苗,让中国更多孩子免除病痛困扰。”怀揣这一梦想,朱涛和他的创业伙伴一道归国,来到天津开发区创建了康希诺。

  这个留学归国创业团队近年来先后研发脑膜炎、百白破等多个疫苗项目。当埃博拉病毒在非洲肆虐时,他们与军事医学科学院联合研发的重组埃博拉疫苗为世界首创,目前已完成国际临床Ⅱ期研究,这也是我国研制的疫苗在国外完成的第一个国际临床试验。近日世界卫生组织在美国召开有关埃博拉疫情防治研讨会,他们也应邀到会发言,是此次研讨会上唯一的中国面孔。

  同样来天津开发区发展的还有洪浩。多年前,留美科学家洪浩来到天津开发区创建了凯莱英。从14个人、700平方米用房和25万美元注册投资的金额干起,如今,凯莱英先后成立了7家子公司、2000多名员工,成为拥有50多项国内外专利的生物医药服务外包领军企业。去年末,凯莱英登陆深圳证券交易所,实现挂牌上市融资。

  洪浩回忆,当年决定回国投资后,天津开发区驻纽约办事处抛来“橄榄枝”。出于谨慎,他花了40多天时间先后在国内10多个城市考察,最终决定在天津开发区投资建厂。“这里不仅交通便利、配套设施完善,而且奋发向上的精神风貌深深吸引了我。我当初没选错。”

  作为我国首批国家级开发区之一,如今的天津开发区经过30多年创业发展,已成为中国经济规模最大、外向型程度最高、综合投资环境最优的国家级开发区。去年,该区国内生产总值在国内开发区中首个突破3000亿元,占到天津市GDP超过六分之一。

  赛诺医疗研发出国产新一代冠状动脉支架,这是国内在该领域首款摆脱仿制,通过国际合作实现自主创新的成果;瑞奇外科推出的多个微创外科器械,打破了国外品牌在中国的垄断;由博纳艾杰尔公司研发的国产高性能色谱材料及色谱柱,成为中国首个进入欧洲药典的色谱柱……类似这样的例子在天津开发区不胜枚举。

  经过多年持续不断的发展软环境建设,近年来,一大批海外高层次人才归国后选择到天津开发区创业,这片区域内已经聚集了由留学生创办的企业超过160家,诞生了一大批年产值过亿元的“科技小巨人”企业。

  朱涛说,在企业初创期,天津开发区给予的各种支持既可以解企业科研经费之困,也能让企业看到政府对科技型中小企业的培育决心。

  有长期海外求学经历的海归们回国创业后,对于提高行政效率的愿望更强烈。正因为此,天津开发区“不给、不管、不要”的扁平化、大部制政府构架很适合产业及企业发展。

  而且,天津开发区不是远离城市喧嚣的“工厂森林”,已形成了完善的就学、交通、餐饮、娱乐等配套。辖区内泰达足球场是国内首座按国际标准设计建造的球场;泰达一中一本上线%;繁华的第三大街人流如织……创业者惊讶地发现,这里的城市规划几乎能与西方媲美。

  在硬环境完善中,围绕留学生创业项目不同成长阶段对场地、办公条件及配套环境的不一样的需求,天津开发区及其旗下泰达科技发展集团先后建设了差异化、多梯度的孵化器和产业园区。尤其是成立20多年的天津泰达国际创业中心,成为天津服务留学人员创业的旗舰孵化器。

  仅在生物医药创业领域,截至目前,天津开发区就已拥有生物医药研发大厦、融生大厦、天大科技园等一批自建载体,以及天津国际生物医药联合研究院、泰达中小企业发展园等合作园区,总面积超过20万平方米。

  此外,天津开发区还陆续建设了药物发现平台、药物分析测试平台、药物研发信息平台、生物药中试平台等公共服务平台。今年2月,该区又成立泰达大健康产业园,整合载体资源,进一步专注于生物医药领域创新创业企业培植。

  “这里人际关系最简单,也不存在‘行政审批’的万里长征。”赛诺医疗首席执行官孙箭华表示,企业注册、人才落户都按规矩办事,没有往返多次补齐手续的繁琐,真正让企业能够一门心思求发展。

  洪浩说:“你只要踏踏实实把事情做好,一切合理发展需要都能得到满足。”良好的投资环境让包括他在内的众多海归们在天津开发区安下了心、扎下了根,朝着实现心中的“中国梦”阔步迈进。

  (记者/刘琴)近日,由自治区教育厅和印度尼西亚慈育大学共同举办的2017年“留学广西”教育展在印尼慈育大学举行,共有25所高校参展。据悉,印度尼西亚近年留学广西人数呈逐年增长之势,2016年留学广西的9000多名东盟留学生中,有印尼留学生735人,比2011年增长近3倍。

  10年前,女儿到美国留学,如今不仅留在美国,还和美国男友结婚。某一些程度上说,人的成长过程,从外出求学到自立门户,始终伴随着对原生家庭的脱离。对子女一方而言,与原生家庭的关系,完全依附和彻底独立,都是不现实的,也不符合如今的主流价值观念。

回到顶部